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际新闻 >> 正文

王炳忠:蔡英文抓人是不是要配合大陆“武统”?

2017/12/29 14:10:00 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原标题:王炳忠的疑问:蔡英文抓人是不是要配合大陆“武统”?

新党发言人王炳忠和新思维中心主任侯汉廷等4人19日因疑涉“国家安全法案件”为由被台“调查局”带走,被讯问18小时后放出,在两岸掀起巨大波澜。27日,刚刚回归日常工作的王炳忠接受环环(ID:huanqiu-com)独家专访,再次谈起不堪回首的“惊魂18小时”。

当局早就设定好剧本

 

环环:事件过去8天了,你现在状况怎样?电话和微信有被监控吗?

王炳忠:事件过去一个星期了,但我现在一个人在家里还是会有点心有余悸,所以离开党部回到家的时候都会跟我爸联系。目前我手机被没收了,一直没还,我只好自掏腰包买了个新的。他们说我们是证人,不是犯罪嫌疑人,证人跟本案相关的“证据”想扣多久就扣多久,台湾司法就是这样。其实调查人员当场就把我电脑里的资料拷贝走了,但既然都已经拷贝了,硬件能不能还我?

至于微信和电话,我认为自己是在被监控。我们过去有时候开玩笑说“讲话可能会被监控”,现在我认为不是开玩笑了,是“当然在被监控”。

环环:18小时里你经历了什么?

王炳忠:我没合过眼,一直在被问,“证人转被告”在台湾经常发生,他们会通过引导性问话进行疲劳侦讯。当我们回答说“没有看法”的时候,对方就会说“你再想想”“再多说几句”。台湾法律规定证人不能保持缄默,你今天如果是被告,反而还可以说“我保持缄默”,但证人不行,证人一定得作证,不能作伪证,所以只能讲,经常到最后他们把你讲的话断章取义罗织一番,把你由证人转化成被告。比如他们会问“为什么你们要成立新中华儿女学会?”“为什么在网上做新媒体?”“这些新媒体背后是不是有共产党指使?”根本不是给证人的问题,从头到尾就设定了我们是嫌犯。

“法务部调查局”就是过去中统的嫡传,把我带走的“调查局国安站”又是“调查局”辖下很特别的一个组织。台湾在“解严”以后“警总”被废掉,但又“托生”到“调查局”底下,变成“国安站”,“国安站”似乎属于“调查局”,但又不完全是它管,跟台湾“国安局”好像有关系,但也不完全由“国安局”管,是一个很神秘的部门。至于他们问案的地方,是过去“警总”的神秘用地,在新北市山区。如果当天按正常程序把我带到台北地检署,台湾记者都会发现,但把我带到神秘山区去,一般记者就不会知道,所以如果当时我没有直播,就可能神秘消失十几个小时。等到半夜,对方发个简短声明说我违反“国安法”直接把我收押,而且我完全不能对外发声,非常被动。

环环:现在回过头看,整个调查过程有哪些不合程序的地方?

王炳忠:首先,台湾“刑事诉讼法”规定搜索票必须有法官签名,而不是盖章,但他们的搜索票根本没有法官签名。第二,我的律师已经到场,他们说证人“不见得有律师”,但法律没有禁止的事情就可以有啊?不让律师在旁协助,我只能随他们栽赃,例如我的70多张名片有很多台湾媒体朋友的,他们就直接写“中共官员名片”,说都说不清。

可以说,他们的办案程序非常粗糙。按照正常程序,如果需要证人作证,要提前发传票通知,他们对我却是当天传票、搜索票、拘票“三票齐发”。调查人员首先拿出证人传票,上面写的是早上8点30分到案作证,我说“你早上8点半怎么不是前天就通知我?”然后对方还有第二张票,就是搜索票,可以直接

1233页 当前第:1/3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