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频道 >> 家庭生活 >> 正文

《我的前半生》:家庭是权力意志较量的场所

2017/7/25 13:26:00 凌海青 【字体: 我要评论()

 



        女性的经济地位,只是婚姻关系中的一个方面,过分地强调经济对人格地位的决定权,是家庭关系异化的表现。经济地位意味对人身自由的支配权,本质上是夫妻双方权力意志的较量。


        看过最近热播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我对原著产生了兴趣,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在夏日的阴翳下读了亦舒的原著。


        原著中女主角和前夫的名字:涓生、子君,沿用了鲁迅《伤逝》中的人名。小说《我的前半生》延续了小说《伤逝》探讨的问题,对女性的处境和婚姻的基础做了进一步阐发。


        在鲁迅的时代,新青年们抨击宗法婚姻制度,以自由恋爱和婚姻为时髦,建立在青年男女自发的情感基础之上的婚姻,真的可靠嘛?


        鲁迅无疑有着超越那个时代的洞察力,女性若想获得人格的完全独立,爱情绝不是归宿。鲁迅说,娜拉出走后,不是卖淫,就是回家。鲁迅认为,没有独立的经济地位,女性的地位得不到保障。


        在《我的前半生》中,也涉及这一主题。


        独立的经济地位,代表的是独立的人身自主权,这种独立性,也是绝对的人身自主权。在现实婚姻当中,女即便到了现代社会,在家照顾先生和孩子的也是很多女性的选择。


        女性的经济地位,只是婚姻关系中的一个方面,过分地强调经济对人格地位的决定权,是家庭关系异化的表现。经济地位意味对人身自由的支配权,本质上是夫妻双方权力意志的较量。


        家庭是权力意志较量的场所。当家庭失去了更高的价值,经济因素便成为了双方较量的唯一凭据。涓生爱子君的时候,子君对金钱的漠然,是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德,当涓生的爱消失后,子君的美德变成了弱点。


      &n

1233页 当前第:1/3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