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专栏文化 >> 正文

刘云峰短篇小说选:表 兄

2017/8/18 14:29:00 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短篇小说:

 

表 兄

 

刘云峰著

 

晚霞中的迎丰湖

 

我从城里回乡下探望退休在家的父母,总要在迎丰湖(水库)的堤坝上蜘蹰一阵,或欣赏湖光山色,或回味修湖历史。今日也不例外。走上堤坝时,正值夕阳西斜,游人离去,此刻的迎丰湖,从喧闹中解脱了出来,像落潮时的大海,娴静地俯卧在低低的天宇下,澄明如镜。湖的四周,没有城市灯火的环饰,没有弥漫烟尘的污染,只有疏淡的青山的剪影。

每天,从外地涌来的游客,兴高采烈地乘快艇在湖心水面悠闲的兜上一圈之后,又在迎丰山庄,借湖水一角,合影留念,后又直奔六角亭,对着青山绿水,指指画画,赞叹一番,扔下一只又一只空汽水瓶、荔枝汁罐子,然后从从容容地坐进小车或大巴,带着到此一游的喜悦和美的享受,踏上了归程。

我站在堤坝上,不愿匆匆离去,这山区人造湖瑰丽的黄昏,着实让我入了迷。

夕阳下的湖水,幽幽的、柔柔的,像在静静地燃烧,很辉煌,也很美丽。湖上,有水燕低翔,野鸭掠空,翅膀尖在夕阳下熠熠闪亮。

忽然,我看到不远处的湖畔,有一老翁正身披晚霞,端坐垂钓。那老翁频频得手,他手里的三米银线,竟扯起一尾尾的红鲤。

“要是秋哥健在的话,大概也有这位老人这么大了吧!”我禁不住自言自语道。

老人的出现,又使我生发出许多对表兄曾中秋的回忆。

那是一个正值农业学大寨掀得热火朝天的年代,当时大办水利的号子喊得正紧,我的表兄就是在这种风口上离开人世的。

那时,我表兄是修建迎丰湖工程指挥部的最高领导。表兄是1951年参加工作的。刚开始被招到湖南益阳县建筑公司当学徒,后来调到县建委。他从学徒做起,到队长、经理,一直当到县建委主任和迎丰湖工程总指挥,行政级别属副县级,中共党员。

我后来淡忘了许多人,但始终不能忘记表兄曾中秋。表兄在我一生中对于祖国的认识都起了深刻的作用。

1964年,我通过表兄的引荐,被益阳县建筑公司招为工人。后来,修迎丰湖时,也就调到了工地。当时,国家经济还很困难,修湖拨的经费和粮食严重缺乏,伙食极差,每月供应百分之九十的红薯丝。食堂天天用红薯丝当饭吃。红薯含淀粉较多,一般吃了难以消化,都气鼓气胀的常常要放响屁。后来民工们天天吃这种食物,也就吃出情绪来了,我们中有读了几句书的便把林彪的一首语录歌“老三篇,不但干部要学,战士也要学。……”改了词,来唱红薯丝:“红薯丝,不但干部要吃,群众也要吃。红薯丝,最容易吃,真正消化就不容易了。要把红薯丝,当作白米饭来吃。哪一级,都要吃。吃了就得屙,不屙也得放响屁……”后来大家都会唱了,上食堂打饭敲着饭碗唱,歌声连成一片。唱得我那一年级未读完的表兄着了急,有一天开饭他就站在买饭的窗口,嗓子一扯惊

1234566页 当前第:1/6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