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小说文化 >> 正文

浩然长篇小说:艳阳天(四十八)

2017/2/17 13:48:00 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浩然:艳阳天(四十八)

第九十章

社员代表会的会场安排在庙里的北大殿。

这一层高大、宽敞的大殿,经过老保管带着几个会木匠活的、泥水活的社员三天修整和打扫,已经是面貌一新了。墙上刷了灰,雪一样的白;大棺啦、柱子啦,都擦抹过,连一点儿尘土都没有;窗户上缺的、短的格子全都修理好了,还糊了新纸,亮堂堂的。

韩百旺既是社员代表,又是这儿的主人,加上心里边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高兴,显得特别的活跃。你看他,腰上扎着围裙,肩上搭着抹布,一会儿搬桌子,一会儿又扛板凳,出来进去,活象饭店里的服务员。

院子里到处都是人了,因为妇女会要在柏树下边开,人还没有齐全,都是成堆成伙地说笑着。好多人挤在西耳房的窗前,扒着窗缝儿观看弯弯绕那一大群又肥又大的公鸡和母鸡。人们指指点点,说出许多逗趣的话。还有一伙人挤在豆片坊,参观那一盘新修好的旱磨,从磨盘谈到就要收割的小麦,就要磨成的白面,就要吃到嘴的大烙饼和过水面。门口那边一伙子人正在交谈哪个人还没有来到会场,又怎么去动员。更多的人挤在大殿里了:不论是不是这个会议的当然参加者,都来了,因为这边要开始的事情是特别吸引人的。

社员代表们到的差不离儿了,各人找到自己合适的座位和可以说到一起的人,就闲谈起来了。

焦克礼坐在靠东头的那张大八仙桌的正位,喜老头坐在他的左边,焦淑红坐在他的右边。三个人刚刚开了个小会,会议的程序安排定了,会出现什么局面,也都作了一些估计这会儿,都在那儿庄严地坐着,等着几个还没有来到的人,耳朵却在注意地听着窗里窗外人们的议论。

“弯弯绕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呀!也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

“安的是‘一二三,农业社解散’的心呗!”

“要是再光团结不斗争斗争,准得反了天!”

“把人逼的再不能忍了!”

新队长焦克礼这会儿心里边倒是很安定,反正他跟那个弯弯绕是较量过了,没什么好怕的;拿到正式会上,旁边有这么多的人,他就更不怕了。对弯弯绕只能是往好处争取,再往坏处准备,能把他批评得老实一点儿,更好,要是还胡搅蛮缠到底儿呢,也不要紧,目的是教育大伙儿,不光为了争取他一个人——说一遭儿,焦克礼对这个顽固的富裕中农是不抱什么希望的。

焦淑红跟焦克礼想的差不多,另外她还想到另一点:通过这样一个会议,能给新队长正式地扬扬威风、长长勇气、立立威信。她不是行政干部,也不是社员代表,这个会她不便多说话,可是又不能不参加,她找了个差事:记录。

喜老头想得最多的是怎么帮助新队长掌握火候。他把韩百仲跟焦克礼说的话又都仔细地想了想,又把萧长春主张开这么一个会议的用心仔细地揣摩了一番。他见几个后到的代表找地方坐下了,就说:“克礼,差不多了吧?”

焦克礼站起来,在人群里扫了一眼:“我说同志们,不参加这个会的人,请到外边去好不好?”  

“我们旁听一下还不行吗?”  

“是呀,我们光用耳朵不用嘴。”

这一来,站在院子里和窗外边的人也挤进来了,焦克礼说:“我们开的是小会,是代表会。”

“又没啥秘密的,撵我们干什么呀!” 

“就是嘛,反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7页 当前第:1/17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