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小说文化 >> 正文

浩然长篇小说:艳阳天(五十一)

2017/2/17 13:55:00 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浩然:艳阳天(五十一)

第九十九章

党支部书记萧长春这会儿把小毛驴拴在桥边一棵小榆树上,让它啃草吃,自己爬上坎子,奔到正割麦子的人群里,找到了福奶奶。

福奶奶瞧见他,问:“哟,这么早就回来了。”

萧长春说:“早赶回来,好干点活儿。”

福奶奶见萧长春左瞧右看,又问:“你找谁哪?”

萧长春说:“孙桂英不是下地了吗?”

福奶奶说:“刚走的……”

萧长春不由得打个愣:“干半截儿就走了?”

福奶奶说:“是我让她回去的,吃口东西,看看孩子,就手歇一歇;她还咬着牙,不想回去哪。”

萧长春这才放下心,说:“头三脚难踢,咱们得生着法儿帮她闯过来呀!”

福奶奶说:“这个你就放心吧,我们娘几个捆到一块儿,怎么也管得住她。”

萧长春又问了问孙桂英都说什么了,有没有人找过她,随后,就满意地转了回来。一边走,一边想着福奶奶刚才谈的情况,想着在做孙桂英的工作上,还会出现什么问题,以及这个浪荡女人一旦回了头,将会是个什么样子。

他走着,想着,快到小桥头的时候,远远地又瞧见了马志德小跑着从街口走了出来;就想,应当抓这会这点空子,跟这个地主的儿子谈几句,摸摸他的心思,好加紧做他的工作。

马志德奉了喜老头之命,到饲养场牵马套碌碡;马老四没有在家,到河边给病牲口灌药去了。在那儿替马老四看牲口的萧老大让马志德拉上一个走,这个小伙子细心得有点儿过分,宁肯多跑几步路,也要亲自来到树林子里找到马老四说一声,回头再牵牲口。  

两个人在桥头上走了个碰头。

萧长春先招呼他说:“志德,你这两天一直在场上千活儿吗?”

马志德连忙说:“是呀,队长让我在场里,喜爷爷也说,我留在场上,好替他跑跑腿。”

于是,他们从家常话谈开了,谈到村子里的斗争,谈到了国家大事。

萧长春谈得多。他的神气,可以用“泰然自若”来形容。他有信心把这棵年轻的苗子,从黑色的包围里挖出来,移植到红色的土壤上,让他为东山坞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作出他应当作出的事情。他这股子自信是惊人的。他骄傲吗 ?不,因为他相信党的政策的力量,他相信阶级的力量,他的信心是从这儿来的;对于这种力量,他不会有任何一点儿怀疑。

马志德说的很少。他的神态,可以用“心空胆虚”来形容。他对自己没有什么信心,对别人更没有什么信心;在生活里,他没有什么追求,更谈不到什么理想;如果硬要他说出这些,他只能告诉你,他希望平平安安地过日子。

萧长春看到了他一点心思,他把他们东山坞的前途,社会主义的前途,把他的理想和计划,全都详细地告诉了马志德;也把党组织对马志德这样人的政策、期望告诉了马志德。最后,要结束这场交谈的时候,他又说:“志德,我再告诉你一条根子。明明白白讲,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地主富农是我们的敌人,我们恨他们,要跟他们斗争到底,这是永远都不会含糊的事儿 !”

马志德低声说:“这个我清楚。”

萧长春继续说:“我们把地主、富农当敌人,我们恨他们,还要跟他们斗争,倒不是单单因为他们过去剥削过我们,他们坑害过我们,

12345678910111213141515页 当前第:1/15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