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小说文化 >> 正文

浩然长篇小说:艳阳天(五十二)

2017/2/17 13:58:00 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浩然:艳阳天(五十二)

 第一〇二章   

六月的夜色,在欢乐和忧愁里扑落下来,包围了东山坞。   

天上起了花花云,像鲤鱼背上的鳞;月亮在云彩缝里跑着、跳着,一会儿明,一会儿暗,明的时间长,暗的时间短。   

社员们正在吃晚饭,街上很少有人活动。麦收的活儿累,人们吃过饭就坐在院子里歇着了,顾不上到街上闲谈。   

这会儿,办公室里又点上了大罩子灯。韩小乐和焦淑红两个人又把马立本找了来,让他清理账目的尾巴。   

韩小乐这一天除了吃饭一直没有离开过这个小屋子。他想把接过来的账目早一点儿清理出来,早一点儿找出里边的问题,以便重新开始自己的工作。他面对着这乱糟糟的一大堆本子,越是摸着一点头脑,劲头儿越足,兴趣也越高了。   

摄淑红已经在这儿陪着新会计熬过三个夜晚,每天晚上都要弄到半夜后才能结束。她的任务不仅是找出账目里的问题,还要帮助这个新会计入门,也要帮助新会计跟马立本斗心眼儿。她也是高兴的。   

最臻过的人,是马立本。白天干了一天活儿,晚上还得熬夜子,回到家里,他睡不好,也吃不香,三天的光景,眼看着往下掉膘子,连头发都没有过去几天那么光亮了。   

韩小乐正指点着账本子质问马立本:“你看看,我们核对了好几遍,问了好些人,证明一队的烈军属抚恤金里边有问题。你得把它给说明白。”   马立本挤着两只发红的眼睛抵赖说“我是过路财神。上边把钱发给我了,我就按着社委会的决议发给各队了各队发给受款户,回头把表儿交给我,我人了账,算是完事儿,我还怎么说明白呀 ?”   

韩小乐说:“现在的问题是,你这表册上登记的,跟实际受款户不对码呀!你看,春节这一次,老吴家写着得款二十元,实际上人家才得十五元;再看最近这码儿,北头老烈属王大爷这一笔,你写着十元,人家根本一个小于儿没有得到,这样能交代吗 ?”   

马立本说:“上边按着手印儿,他说没收到就行呀?”   

韩小乐说:“这个手印儿是你伪造的!”   

马立本说:“我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一队的抚恤金,我全部交给了马连福,由他发的,将来得由他交代。”   

焦淑红在一旁问马立本:“这一笔账实情是这样吗?”   

马立本说:“没错!”   

焦淑红说:“你立个字儿,把情况全写上,回头咱们三头对案,看看是真还是假!”   

马立本瞪焦淑红一眼,没动窝。   

焦淑红说:“你犯不上用卫生球眼珠看我,问题还多着哪!小乐,往下提,一条一条跟他核对,回头向社委会报告,看他这样能不能混过去!”   这会儿,有个黑人影儿摸进了办公室的院子里,站在大门口,没敢往里闯。他那两只贼溜溜的眼睛死盯着窗户,一只手插在衣兜里,使劲儿攥着那个火柴盒儿。   

他是地主马小辫。今晚上,他正用找儿子作掩护,到处乱撞。他到办公室里的目的,是想探听探听干部们是不是又在开会,要是开会的话,他就可以钻到大庙的仓库里去,到那儿就是一把火……   

门口外边响起了脚步声。   

马小辫赶忙往旁边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1页 当前第:1/21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