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小说文化 >> 正文

浩然长篇小说:艳阳天(五十四)

2017/2/17 14:59:00 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浩然长篇小说:艳阳天(五十四)

第一〇九章

这会儿,马之悦正在焦庆家的门楼子里边蹲着。他把一只耳朵贴在门缝上,听着外边的动静,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北房窗户上的人影儿。

他很害怕,没有哆嗦,反而装得很镇静。他在估计下边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发生以后又用什么办法对付。比方说,马翠清和韩道满两个人,也许没有看出什么破绽,干自己的事情去了,也许很重视刚才的动静,去报告萧长春。头一个可能当然是再好不过了,第二个可能,就非常危险。萧长春这家伙机灵透顶,这会儿也正在加倍地小心着;听到这个信儿,一定要追根寻底;说不定街上已经布置下民兵。那时候怎么办呢 ?还是挺出去,使个计策闯一闯呢,还是蹲在这儿,看情形再随机应变呢?是不惊动焦庆媳妇,还是奔到屋里去,跟她使个手腕儿,打打掩护呢?他心里边乱极啦,怎么走,都觉着不安全。

阴雨一会儿大一会儿小,狂风一会儿紧一会儿慢。雨水从门楼的瓦檐上流下来,滴在石板的小坑坑里,溅到人的身上。圈里的母猪受到雷电的震动,偶尔哼一声,窗户上的人影儿一摇一晃的一一那是焦庆媳妇正在灯下边做针线活儿。

在马之悦的旁边,直竖竖地站着一个人,那就是刚才想要杀人行凶的马小辫。他浑身发抖,脑门儿倒呼呼地冒汗。这会儿,他心里边塞着的东西,全可以用一个“怕”字来概括;前思思,后想想,都是让人挺害怕的。刚才,要不是马之悦从马风兰那儿得到信儿跑来追他,又把他拦住,杀错了人是小事儿,后边的马翠清准得发现他这个凶手,一喊一叫,人一出来,两头一截,往哪儿跑 ?就算是萧长春回来了,自己一刀刺不着,也不会是他的对手,还兴许送了小命 !哪会想到,下雨天还有这么多的人出来进去的呢?……亏了马之悦把自己救了,也让马之悦的几句话把自己提醒。可是,老在这儿蹲着怎么算呢?外边要是闯进入来,完了,屋里要是出来人,也完了。走吧,也险。这会儿他才知道,不要说手里拿着尖刀子,就是空着手到这儿来,也是扎眼的;在街上不论碰上个什么人,也不会轻易地把他放过去,真叫怕人哪!

一阵急风骤雨过去,一切又静下来了;只听得雨丝儿“沙沙”,从每个院子流出来的雨水,汇在街上,哗哗地流着。

时间过去的也不算短了,看样子,没了危险,眼前最要紧的事儿,是怎么离开这个院子快到家里去。

马之悦站起来,活动活动蹲麻了的腿脚。

马小辫也动了动,抹抹汗珠子。

马之悦深深地透了口气。

马小辫小声说:“我走呀……”

马之悦挡住他:“别!”

“总在这儿呆着险哪!”

“知道险,你还来干这种蠢事?”

“我着急呀!”

“着急就轻举妄动?”

“我想灭了他,你就好办事儿了……”

“可是你没想想,我正跟他对立着,这会儿已经公开了,出了人命,就是三岁的孩子,也得怀疑到我的头上。还有,谁不知道咱两家是亲戚,出了这种事儿,还有不找地主的呀?咱们的事儿,八字还没有一撇,先闯这个乱子,这不是存心要进大狱吗 ?”

“进大狱就进大狱,反正那日子快了。”

“日子快了,才不能玩命嘛。我们要的不是一条命,要光为这个,那不太容易了。这会儿,我们要的是时间,要的是麦子,最后要个彻底的转天换日。”

1234567891011121313页 当前第:1/13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