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小说文化 >> 正文

浩然长篇小说:艳阳天(五十六)

2017/2/17 15:03:00 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浩然:艳阳天(五十六)

第一一五章

东山坞最紧张的地方,是金泉河的岸边上。

好多人都围到这儿来了,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黑压压一大片。沟南边那些拥护、爱戴支部书记的人就不用说了,连沟北边那些跟支部书记有点意见的富足户,也来了不少,连马大炮、把门虎,也掺在人群里了。

人们议论着,喊叫着,折腾着。

焦振茂拼了老命,跟焦克礼、韩德大这一群小伙子们泡在河水里。他们都只穿着短裤,半个身子浸在水里,像摸鱼似的摸着。这里边还有一个女的,那是焦淑红。她从场上跑出来,就奔大湾了,供销社、乡政府全都找了个遍;回来路过这儿,见好多人在河水里摸孩子,她都没有顾上脱下鞋袜,就跳在水里来了,湿衣服贴在身上,连头发梢都是水淋淋的。

河水只没到腿根子,河面也不宽;按说,孩子就是掉在河里,也不至于淹死;而他们都像被这突然而来的祸事迷了心窍似的,相信了不知道从哪个人嘴里提出来的“建议”,而且对这里抱着很大的希望,甚至有人肯定孩子就在河里。

萧老大哭得死去活来。在这个老人的精神天地里,上靠儿子,下靠孙子,除了这两个人,他还有什么更为宝贵的私人财富呢?在平常的生活里,他比儿子更爱这孙子,甚至于爱孙子比爱儿子还要重一些,他怎么能失去这么一个好孙子呢 ?他就有这独根独苗的一个呀!从打孙子满月,他就抱着,走到哪儿,带到哪儿,活像个影子,寸步不离。可是今天早上,他偏偏把孙子一个人扔在家里了,偏偏就光顾忙着去整理那些被风雨弄倒了的青菜,把孙子给忘了。他觉着,孙子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全是自己的罪过;自己对不起孙子,对不起儿子,也对不起自己。没有了孙子,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

淑红妈和克礼妈一边一个搀扶着萧老大站在河边上,看着水里的人摸索,同时不住声地解劝着、安慰着萧老大,说尽了开心的话儿。

岸上围着的人,差不多都是从打麦场上来的。他们身上披着土,脸上淌着汗,一个个瞪大眼睛盯着河里边的人。小孩子们恐惧地躲在大人的身背后;女人们红着眼圈,焦急、叹息,小声地用这个事实教训着她们那些不听话的儿女们,往后不要离开家,不要淘气。  

空气紧张又沉闷,让人透不过气来。

马之悦是最迟到这儿来的人,却是这里边最早知道消息的人。早上,马小辫一溜出后门口,马风兰就回家一趟,给他来了个“先斩后奏”。他一听立刻就急了,开腿就往外跑,想把马小辫追回来。他要真追的话,是能够追上的,因为离着北山顶多不过一里多地。可是他一出黑漆大门,朝沟南萧长春那三间土房脊瞥了一眼,心里打个转,又退回来了。他冲着马风兰把马小辫骂了一顿。随后,他就跑到一队的打麦场上千活去了。他跟着社员们平地,跟着撒麦花秸,跟着揭席子。他干得既不显着挺卖劲儿,也不显着挺松懈;既没有得意忘形,更没有垂头丧气。他不紧不慢,不慌不忙,还跟平常一个做派。他只有一点,在人们不知不觉中跟过去不一样了:整个上午,他寸步没有离开场院,而且总在喜老头的眼前晃来晃去。一直到丢孩子的事儿在场上“轰”开了,他才有一点儿犯难:是积极地跟着找孩子呢,还是消极一点儿不闻不问呢 ?积极了,人家会怀疑自己高兴,怀疑自己幸灾乐祸;消极了,人家也会怀疑,人家会怀疑自己故意稳当,实际上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8页 当前第:1/18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