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小说文化 >> 正文

浩然长篇小说:艳阳天(五十七)

2017/2/17 15:05:00 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浩然长篇小说:艳阳天(五十七)

第一一八章

这天下午,东山坞又掀起了一场火热的劳动。

男女老少,所有能动转的人,几乎都到两个打麦场上来了。他们都被一种特殊的力量鼓动着,恨不能把全身的劲儿都拿出来。拆垛的、摊场的,只见那人流滚滚,杈子舞动,一气地紧张奔忙。

太阳也给人们助威。从打收割小麦起,好像从来没有过这么好的太阳,它也拿出自己全部的光和热,来烘晒满场黄金般的小麦。那些受了潮气的,有些皮软的麦穗儿,在场板上一摊,立刻就变得千干脆脆。

有人套上牲口了,鞭子摇起来了,碌碡转起来了;天空上又出现了流云飞雨般的麦粒、糠皮;装麻包呀,装口袋呀,过磅呀;小伙子们耍了光膀,鼓起肚子,挺起胸膛,一袋一袋地扛进大庙的仓房里……

几盘铡刀,一齐动起来了;又一场麦穗子摊开了,骡呀,马呀,又套上了……

劳动的果实,斗争的胜利,是最能给人鼓劲儿的呀!

在那紧张时刻,萧长春几乎把个人的一切全忘光了。他跟人们拆垛,跟人们起场,跟着小伙子们扛麦子一一他不扛口袋,专抢麻包。麻包的分量是重的,他要专找最重的活儿干;肩上越重,心上越轻。他的脸被晒的通红,汗水从浓黑的头发里流出来,跟脸上的汗,脖子上的汗汇在一块儿,顺着胸膛和后脊梁流下来,又被裤带截住,裤腰被汗水浸湿了一半儿。

多少人都用眼睛看着他呀!多少人在小声地议论着他呀!处处都是无声的佩服,有声的赞叹。

在二队打麦场上千活儿的人,多数是贫下中农社员和积极分子,他们最能体会萧长春的心意,也最能受到萧长春的感染和鼓动。焦淑红拼命地掀动着铡刀,焦振茂拼命地赶着牲口,支书的爸爸萧老大也到场上来了,他正拼命地挥舞着杈子。老人家到场上之后,一直没有敢看儿子一眼,耳朵却顶管用,人们的一些低微细小的声音,他都听见了,一字一句地落在他那要碎的心上。

“支书心膛真宽呀!”

“人家才是真正的党员哪!”

“他是个铁打的汉子!”

铁打的汉子扛了五趟麦子,并没有感到一点儿累。他跟着大伙儿把刚刚打下来的一场麦粒子扛完了,抹了抹汗,又想起了另一个生产队的工作。

他来到沟北第一队的打麦场上。

老远就扑上来一股子热烈的气氛。这气氛不是任何声音组成的,这儿没有什么特别响的声音,一切都深藏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可是,一个劳动者,一个胜利的追求者,像电波的感应似的,他全都感受到了。

这边正在起第二场麦子。果然是一片火热的场景。

第一个迎着支部书记的人是队长焦克礼。他刚刚从树林子里转回来,正站在高高的麦秸垛上苫顶;跟在他身边忙着的是他的一家子人:他的妈妈和妻子玉珍,她们正给队长往垛上递席子。

支部书记绕过麦秸垛,碰上了马子怀。

马子怀是听到场上边的热闹的声音以后,跑到这儿来的,正跟着一伙子人翻场。他用一种吃惊的眼光盯着萧长春的脸,好像不认识似的上下看看,才说了句没用的废话:“支书,你又到这儿忙来了 ?”

萧长春朝他微微地一笑。

马子怀却从这微笑里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东西,身上来劲儿了,那杈子在他手上挥动得更快、更灵活。

支部书记走进场房里,跟弯弯

123456789101112131414页 当前第:1/14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