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交流文化 >> 正文

陈汉灵:《软埋》是对旧时代亡灵的呼唤

2017/6/4 17:31:00 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软埋》及其作者方方女士真是彻底火了。《软埋》一经《人民文学》重磅推出,立马引爆了舆论场,面对来自各方正义人士的批评,方方最初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姿态,似乎别的人没有资格对她的作品发表观点,毕竟人家贵为作协主席,真可谓“反对我的人多了去,你算老几”。在一片质疑声中,某机构高调授予方方女士“路遥”文学奖,力挺的意蕴浓厚。围绕《软埋》及其作者方方女士的话题,逐渐形成了公开辩论的态势。理越辨越明,土地革命的这段历史,到底应该怎样去书写?不单纯是一个文字或文学的技巧的问题,更是一个立场的问题,准确地说是一个涉及大是大非的政治问题。

说严肃的文学问题是一个政治问题,也许崇尚小清新风格的读者要有意见了,可能会说让文学的归文学、政治的归政治,这句话似乎很中肯,但是请认真地想想,有没有一种纯粹的文学呢?以我的所见,也许有一些抒发个人情怀的散文或诗歌不直接与政治有所关联,但是诸如描述国家民族某一阶段的社会历史的文学作品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有脱离政治的。写有关土改的小说,注定了作者自己无法把自己置于社会历史之外。研究近代中国发生土改的历史背景以及各色人物在历史中的地位和作用难道不需要一种对其蕴涵的政治关系予以梳理吗?如果要梳理出比较清晰的有关中国近代社会的政治关系,难道不需要进一步对这种政治关系背后深层次的经济关系进行揭示?关于社会历史问题,马克思说:“新的事实迫使人们对以往的全部历史作一番新的研究,结果发现:以往的全部历史,除原始状态外,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这些互相斗争的社会阶级在任何时候都是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产物,一句话,都是自己时代的经济关系的产物。”在一个复杂的社会群体中必然存在着不同的利益主体,甚至在一定条件下人们的利益形成了根本的对立,并由此形成了两个相互对立阵营,其中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财富。在旧中国,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财富这样的集团就是大大小小的豪强地主,而被占有劳动财富的另一个集团就是农民阶级。农民阶级和地主阶级的概念及其相互对立的经济、政治关系,并不是共产党人凭空捏造出来用以煽动仇恨的一套说辞,而是基于近代中国基本的社会事实。以近代中国农村社会的历史变革作为小说的时代背景,不可避免地要把自己置身于当时的社会关系中去处理各种人物关系,赞美谁或否定谁,彰显着作者的阶级立场。站在地主的立场上看土地革命,那无疑是“糟得很”,站在农民的立场上看简直是“好得很”。 关于这一点,毛泽东在其著名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已经讲得很清楚了。《软埋》这部小说到底好不好呢?好与不好,关键是看你的屁股坐在哪?

屁股坐在哪的问题,按理来讲,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完成已经快70年了,应该是一个无需争议的问题。共产党人何以从当年的所谓“共匪”变成了执政党的?历史告诉我们,正是共产党人自觉站在广大人民的立场上才赢得了人民的支持和拥护,这足以告诉共产党人一个朴素的道理——“人民是创造历史的英雄”。回过头来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土地革命及后来的土地改革的历史,应该具有完全的正当性。毛泽东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而农民问题又是首要中的首要,农民问题在旧中国就是农民如何生存和发展的问题,而生存的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土地,又是问题的关键。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哪一个政党能够回应农民的这一最根本的利益关切,谁

1233页 当前第:1/3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